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致知在格物 格物而后致知

——记一次求知的庭审

  发布时间:2013-10-16 17:39:13


    从事法官职业已近20年,20年的职业生涯中,我开了千余个庭,审理了千余起案件。但2006年开的一个交通肇事案件的庭,至今让我久久难以忘怀。

    当时,在没有相关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仅仅是出于对工作负责、对当事人负责、对案件负责、希望查清案件事实而做出的一系列举措,现在想来,却恰恰符合了2013年1月1日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补强原则、排除合理怀疑原则、庭前会议制度等等。

    那是一个简单的交通肇事案件。记得当时给被告人王某某发起诉书时,被告人就辩称他开车正常行驶在道路中心线的右侧,前方一辆蓝色大货车同向行驶在慢车道,快到清庄桥,两辆车快平行时,行驶在慢车道的大货车突然猛向左打方向,挂住自己车右后门及货箱,车失去了方向,向左行驶掉进了清庄桥南边的沟内。在车撞清庄桥栏杆时,他隐约看见有一辆摩托车。掉下桥后,有个人来到桥底下,打了电话。之后,他就被许多人救起。对交警队的事故责任认定有异议,认为自己不应负事故责任。是大货车超越自己,撞住自己开的车后,自己的车失去控制才行驶至道路左侧,案件事故发生了原因是大货车强行超车所致,所以应当追究大货车的责任。被告人的父亲主动提出要求担任辩护人参加诉讼,并要求复制所有卷宗材料,经请示主管副院长后,满足了他的要求。在开庭前,被告人父亲向我提出被告人无罪的代理意见。理由是:当时超车的是大货车,肇事车辆应当是大货车,在大货车逃逸的情况下,应认定大货车负事故全部责任。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上的人员签名不是鉴定人李某某亲笔所签,系他人代签,鉴定内容错误连连不能采信;本案公安机关的现场勘查笔录是一名公安干警的字体,但写了两名公安干警的名字,证明参加现场勘查的公安干警仅有一名,严重违反了法律规定,应当认定为无效,继而由此产生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也就无效。听到这个意见,我仔细查看了卷宗内的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照片,发现现场勘查笔录中的笔体的确是一人所写,是一人写了两个人的名字。看来辩护人说的的确有道理。难道出现场的真的如辩护人所说是一名公安干警?如果属实,那此份现场勘查笔录真的就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那此份证据该如何认定,是用还是不用?随之而来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该如何认定呢?同时现场勘查笔录中显示的被害人尸体、摩托车照片、遗留在现场的玻璃碎片、被告人车辆碰撞痕迹、摩托车碰撞痕迹、被害人身体弹起撞到被告人车辆前挡风玻璃上遗留的痕迹,这些原始现场勘查笔录记载的一切东西难道都仅仅因为一个公安干警的出警不符合规定而全盘否定吗?为慎重起见,我又重新仔细的翻阅了整个卷宗,发现,现场勘查照片中有两名身着警服的公安干警出现在不同的照片中,证明当时有两名公安干警参与了现场勘查,肯定是其中一名公安干警代替另外一名签了名。

    关于究竟谁是肇事车辆,是王某某超车不当挂住正常行驶的大车失去控制肇事还是正常行驶的大车突然打方向挂住王某某的车辆造成他的车辆失去控制发生交通事故?看来只有具有专门相关专业知识的人员才有可能回答这个问题。恰好被告人的辩护人对鉴定结论不是鉴定人员自己亲笔签名提出异议,就让相关鉴定人员出庭接受双方质询,本案不就真相大白了吗?找到问题的症结后,我与公诉人进行了充分沟通,要求相关公安干警出庭作证说明当时的情况、公安机关通知鉴定人员出庭作证就有关专业问题接受当事人质询。公安机关十分痛快的答应了出庭作证,但鉴定人员却以在刑事诉讼中没有相关法律规定为由拒绝出庭。我拿出了民事法律规定与其据理力争,既然民事法律都有“当事人对鉴定结论有异议的,鉴定人员应当出庭作证”的规定,在比民事诉讼还要严格、严谨的刑事诉讼中,鉴定人员更应当出庭作证。经过反复磋商、最终,鉴定人员还是专程来法院参加了开庭。开庭那天,两名公安干警的当庭出庭作证,证明该两人均在案发现场进行了现场勘查,确实是一名公安干警代替另外一名公安干警签了名。被告人及辩护人当庭对现场勘查笔录没有再提出异议,该现场勘查笔录因为一点小瑕疵得到补强而得以认定。鉴定人员出庭作证,从力学的角度分析论证了超车与被超车在两辆车上会留下不同的刮痕。在明白刮痕成因的基础上,鉴定人员进一步分析了本案肇事车辆的刮痕,符合肇事车辆超越前车形成刮痕的规律及特点,因此,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王某某驾车超越前车与前车相刮是正确的。经过当庭质证,被告人仍对鉴定专家的意见有异议,但合议庭综合全部案卷材料,最终采纳了鉴定专家的意见。案件宣判后,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洛阳市中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侦查人员出庭作证、鉴定人员出庭接受质询、给此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件庭审打上了一个不普通的印记,他开了我们吉利法院建院以来刑事庭审案件的先河,中间的艰辛不予言表。但案件影响却意义深远。案件审结后,交警队队长对我说:以前我要求交警队员注重事实,在现场勘查时一定要细心再细心,不能错过任何蛛丝马迹,因为现场勘查不仔细的话,主要证据没有提取,一旦恢复交通,整个现场就灭失了,也许此起交通肇事案件就永远无法破案。经过这个庭审,使我明白程序的重要,以后我们一定会将这个案例口口相传下去,让每一位公安干警铭记于心,外化于行。现在两名公安干警现场勘查、分别签名已成为吉利区每名公安干警的习惯。

    回想20年的基层法官工作,我百感交集。在中国司法体系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完善的进程中,基层法官为查明案件事实所做的每一分努力,都做为实践经验被纳入立法环节,成为中国法制史的基石。今天逐步成长、逐步完善的中国法制体系,正是由千千万万基层法官的不懈努力而搭建成,他们在致知中格物,在格物中致知,我为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而骄傲!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lyjlq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