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队伍建设 -> 法苑文化

端 午

  发布时间:2019-06-10 18:48:06


    今天是端午节,公元两千零一十九年的六月七日。

    一大早,太阳就急蹦蹦地跳了出来,把一波又一波的热浪抛向人间,一点儿也不顾凡间的人们是否受得了。

    今天我们有个任务,去郑庄村看望一个孩子,准确地说,是一个孤儿,一个14岁的孤儿。

    郑庄是区文明办安排给我们法院和疾控中心联合文明帮扶的村,恰逢六一刚过,端午节来临,领导说,去看望一下吧,文明社会看的不是最富有的人过的怎么样,而首先关注的应该是最困难的弱者,弱者耕有其田、居有其屋、生有其道,在这个社会上有弱者生存的空间,才能称得上是文明社会。

    早不去,晚不去,大过节的才去,是不是有点儿太作秀了?有人心里嘀咕。

    实际还真不是这样,提前也联系了村委张主任,张主任说,孩子正在上初中,住校,不到周末是不回来的,平时来村里,家里只有爷爷奶奶,也见不到金鹏。除非让孩子向学校请假,在家等着。我想不能那样做,让孩子耽误半天课,且不论孩子愿意不愿意,根本就没有那个理儿。

    于是得知过端午节,学校放假,孩子回家,就在端午节带了些许慰问品和慰问金来到了郑庄村。

张主任早早在村口等着,一见到我们,就满头大汗带着我们去金鹏的家。

    郑庄村在辖区的锦屏岭最北端,与济源搭界。全村有5百多口人,分散住在一条沟的两边,土薄地瘠,村里人都不怎么富裕,仅能解决温饱而已。

    翻过一道不算太深的沟,峰回路转,往东就是金鹏的家了。约摸走了十几分钟,已经看到不宽的街上已有人家收了麦子,在趁天晒着。我们小心绕过摊晒的麦粒,来到金鹏的家门口。

    爷爷奶奶最先站在家门口,将近七十岁的老人,黑黝黝的脸上,一脸的朴实和谦卑。

    金鹏也闻声出来了,一米六几的个子,眉清目秀,很清瘦尚未长开的一个小伙子。

    说到家里的难处,爷爷奶奶禁不住涕泣涟涟,原来在金鹏两岁的时候,爸爸因病去世了,妈妈也远走他乡,杳无音信,后申请法院依法宣告失踪。小小的金鹏便被爷爷奶奶一把屎一把尿拉扯成人。

    说到这些时,金鹏低头不语,看得出内心深深的伤感。

    娃那时候就记事了,后来总说爸爸死的时候,身上挂着血袋子,那是输血抢救哩。奶奶说。

    娃可懂事,一有空就帮家里割草、放牛,在学校伙上吃饭贵,总舍不得吃,学习上倒是很勤奋。爷爷有心脏病,但说话时也插手展腰,言语里带着希冀和自豪。

    说到学习上,金鹏抬起了头,眼里闪着异样的光彩,他说在班里学习排在三四名。

    我们说些勉励的话,金鹏一直点头答应着。

    走的时候,奶奶拉着我的手,悄声说,谢谢你们来看孩子,娃可怜,经常想妈妈,有时想的很了,就对我说,奶奶,别人都有妈叫,我叫您一声妈妈,好吗?

    我赶紧别脸走开,返回的路上一再模糊了双眼。

    太阳依旧很毒,但没感觉到有多么的热辣辣。

责任编辑:王璐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lyjlq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